專題新聞

新聞中心 > 專題新聞 >

玉米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簡報

2019-01-09 10:01:58人閱讀
                        2018第二期( 總第4期)
                  2018年7月10日
   
 
產業動向:
軍張學信被中國種子協會授予2018年度鮮食玉米產業育種領人物
種業兼并浪潮席卷全球
●名家談

戴景瑞: 中國玉米產業百年回顧與展望

田冰川:拜耳收購孟山都,給中國種業帶來了什么?
●他山之石:
美國玉米的發展歷史
 
 
 
 
 
 
 
 
 
 
 
張學信榮獲“中國種子協會全國鮮食
玉米育種領軍人物”榮譽稱號
由中國種子協會鮮食玉米分會舉辦的2017—2018年鮮食玉米產業領軍人物推薦活動揭曉。山東登海種業特種玉米育種室主任、高級農藝師張學信被授予“中國種子協會全國鮮食玉米育種領軍人物”。
張學信從事玉米育種近40年,先后育成‘西玉系列’‘西星糯玉系列’‘西星甜玉米系列’,通過國家、省審定品種20多個,被業內公認五彩甜糯育種第一人。是山東省突出貢獻專家、榮獲山東省科技進步一等獎。其中創造的綠色糯玉米,獲得國家發明專利,山東省知識產權發明專利一等獎,山東發明創業一等獎。
 
 
 
種業兼并浪潮席卷全球
 
中國化工集團收購先正達。2017 年6 月,中國化工集團完成了對先正達的收購,交易總價已接近440 億美元,成為中國史上最大的海外收購項目之一。中國化工與先正達具有很強的互補性:先正達是全球最具實力的專利藥生產商,通過收購先正達,中國化工擁有了一個完整的農藥產業鏈;此外,先正達的種子業務可以彌補中國化工的空白,也符合世界農化與種子結合的潮流。
 
陶氏杜邦合并》陶氏化學公司與杜邦公司于2017年8月成功完成對等合并。合并后的實體為一家控股公司,名稱為“陶氏杜邦™”,公司擁有三大業務部門:農業、材料科學、特種產品。按照兩家公司的市值,合并后的陶氏杜邦市值超1500億美元,超過原化工行業市值最大的德國巴斯夫公司(BASF),成為化工企業中新的全球老大。
巴斯夫收購拜耳部分業務。 2017 年10 月,巴斯夫簽署協議收購拜耳種子和非選擇性除草劑業務的重要部分,這部分業務是拜耳計劃收購孟山都的框架下拜耳有意剝離的資產。全部現金收購價格為59 億歐元。本次收購和巴斯夫現有作物保護業務形成互補,增強了公司的除草劑產品組合,并使巴斯夫通過關鍵農業市場的專利資產進入到種子業務。
隆平高科收購陶氏巴西特定玉米種子業務。袁隆平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中信農業產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完成對陶氏益農巴西特定玉米種子業務的收購,并于2017 年11 月舉行了交割簽約儀式。本次交易合計11 億美元(不含交易費用),交易標的包括:巴西玉米種質資源庫的使用權、Morgan 種子品牌、以及DowSementes 品牌在特定時間內的使用權。交易完成后,標的公司正式更名為LPSementes。
 
 
 
  
 
 
 
 
戴景瑞

   中國玉米產業百年回顧與展望

 玉米自 16 世紀從美洲引入中國以來,歷經幾百年的發展,在中國農業生產中的地位越來越突出。18 世紀后玉米開始大面積種植,至抗戰前的 1936 年面積已達 693 萬hm2,總產 1010 萬噸。隨著育種、栽培、植保等技術的引進改良及創新,使得玉米的產量得到大幅度提升。20 世紀 50 年代玉米已經發展為僅次于稻麥的第三大糧食作物,1956 年播種面積增至 1766 萬hm2,至1980 年已達 2035 萬 hm2。2008 年玉米已經超過水稻成為播種面積第一位的糧食作物,其在國民經濟發展中的作用不可或缺。
 
? 玉米品種改良百年回顧 
一個世紀以來,促使玉米產量提高的諸因素中,品種改良的作用首當其沖。中國玉米品種改良歷史大致可分為 5 個階段。1925-1949 年,為近代玉米育種啟蒙時期。1925 年以前,中國生產上應用的主要是開放授粉品種,1925年以后開始有計劃地進行品種引進改良,最初以引進國外良種為主,并開始了雜交玉米工作的探索。1925 年南京中央大學農學院趙連芳最早開展雜交玉米育種工作,繼之為丁振麟和金善寶,再次為金陵大學農學院王綬、郝欽銘、孫仲逸(1926 年),以及燕京大學農學院盧緯民、河北保定農學院楊允奎等(1929 年)。20 世紀30 年代美國育種家洛夫(H. H. Love)、魏根(R. G.Wiggans)、莫爾斯(H. Myers)、海斯(H. K.Hayes)等先后來華傳授玉米育種技術。30 年代后,中國育種家先后育成一批雙交種。如北平大學農學院沈壽銓育成雜-206,燕京大學盧緯民、山西銘賢學校周松林、中央大學金善寶等先后育成一批自交系和雜交種??箲鸨l后,育種家們在大后方仍然繼續開展研究工作。四川李先聞、張連桂等、廣西范福仁等在雜交種(主要是雙交種)選育方面均取得了出色的成果。此后又有楊允奎、蔣德麟、吳紹骙、盧守耕、戴松恩、蔣彥士等先后引進美國資源用于國內育種事業??箲饎倮?,鄒秉文、章之汶在《中國戰后農業建設計劃綱要》中提出五點玉米品種改良計劃。在全國解放前楊立炯、蔣彥士、楊允奎、張連桂、吳紹骙、鄭廷標等先后在不同省區開展玉米育種研究??傊?,在全國解放前,老一輩玉米育種家在軍閥混戰、外敵入侵、社會動蕩、機構變遷、經費拮據,加之當時社會普遍重視稻麥棉研究等諸多不利條件下,憑藉愛國之心和對事業的責任感,辛勤經營,為新中國玉米品種改良事業奠定了初步基礎。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在中央政府的高度關注和強有力的領導下,玉米生產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發展時代,育種研究進入現代玉米育種時期。以品種的類別而言,大體上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 1949-1959 年,以農家種的評選和品種間雜交種的應用為主。先后評選出以‘金皇后’、‘金頂子’、‘白馬牙’、‘英粒子’‘、遼東白’等為代表的四十余個優良地方品種并得以在生產上大面積推廣,在此基礎上選育出一批品種間雜交種,如陳啟文選育的‘坊雜2 號’、‘坊雜4 號’,劉泰選育的‘春雜1 號’、‘春雜2 號’,張慶吉選育的‘百雜 1 號’、‘百雜 2 號’,程劍萍選育的‘品雜 1號’、‘品雜2 號’等。50 年代初期,摩爾根遺傳學派受到米丘林學派的排擠,使得全國雜交玉米育種工作幾乎處于停滯的狀態。吳紹骙在強大的壓力下被迫把 75 個單交種混合后育成綜合品種—‘混選1 號’,在豫西推廣。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一些科學家如李競雄、鄭長庚等被迫以從事玉米栽培教學工作為掩護仍然堅持自交系選育和雜交種培育工作。1956 年青島遺傳學座談會上,李競雄據理力爭,義正言辭地駁斥了前蘇聯農業科學院院長李森科的荒謬主張。在毛澤東提出“雙百方針”的鼓舞下,李競雄撰寫了“加強玉米自交系間雜交種的選育和研究”一文,系統論述了玉米雜種優勢理論,奠定了中國玉米雜交育種的理論基礎,并選育出‘農大3 號’‘、農大4 號’‘、農大7 號’等雙交種,比普通品種增產 30%~50%。1960  年以后, 進入以推廣雙交種為主的階段,同時單交種也開始進入生產應用。雜交種因增產顯著愈來愈被人們所接受,農業部先后委托山東農科院、中國農科院、北京農業大學等單位舉辦玉米雜交育種培訓班,加大雜交玉米的推廣力度。一批雙交種如‘川農7 號’‘、春雜5 號’、‘春雜 7 號’、‘豫雙 1 號’、‘豫雙 2 號’、‘新雙 1 號’、‘雙躍3 號’‘、雙躍4 號’等在生產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特別是‘雙躍3 號’在 70 年代推廣面積達到 3000 萬畝以上。與此同時,科學家們開始單交種的選育工作,其中典型代表就是河南新鄉農科所張慶吉等選育的‘新單 1 號’,創造畝產 608 kg 的記錄,在十多個?。▍^)迅速推廣。‘新單1 號’的育成標志著中國玉米育種工作從選育雙交種開始轉向選育單交種。此后相繼育成‘白單4 號’、‘忻黃單9 號’等二十余個優良單交種,占玉米種植面積的四分之一以上。1970 年以后進入以單交種為主的階段,雙交種、頂交種等逐步退出生產。一批雙交種、三交種如‘雙躍3 號’、‘吉雙83’、‘黑玉46’、‘魯三9 號’等雖然在生產中仍發揮著重要作用,但玉米單交種的選育與利用已勢不可擋,進一步充分發揮其雜種優勢的增產作用‘。中單2 號’、‘鄭單2 號’、‘豫農704’、‘嫩單1 號’等優良單交種的推廣進一步擴大了雜交玉米的種植面積。至 1978 年,全國雜交玉米播種面積近 2.2 億畝,占玉米總面積的 71.8%,其中一半以上是單交種。到 1980 年以后,中國玉米進入產業發展新階段。隨著玉米地位的提高,玉米育種越來越受到重視。
1983 年啟動了玉米育種的國家科技攻關計劃,開始了玉米育種有組織、有計劃、每五年為一期的協作攻關階段。此后玉米育種研究又相繼進入國家“863”、“973”、“支撐計劃”等科技計劃,對提升玉米育種水平起到了重要支持和保障作用。一批優良雜交種如‘丹玉13’、‘掖單13’、‘農大108’、‘鄭單958’等優良品種的選育與推廣使得玉米的單產和總產穩步提高,特別是掖單系列玉米的選育引領了中國玉米育種目標向耐密方向的轉變。玉米種植面積從 1980 年的 3 億畝增加到 2015 年的 5.72 億畝,單產從 205 kg 增加到392 kg。玉米的綜合利用和加工轉化得到了迅速發展,至 20 世紀末,用作飼料的玉米比例已經達到 75% 左右,淀粉等玉米加工業表現出較大的市場潛力。80 年代后,隨著單交種的普及率越來越高,催生了中國玉米種子產業的興起及蓬勃發展。2000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種子法” 頒布以后,民營種子公司、改制后的國有種子公司等如雨后春筍,數量達到驚人的數千家,一些以經營玉米、水稻為主的企業如豐樂種業、隆平高科、登海種業等成功進入資本市場。同時,隨著國外大型跨國企業先后進入中國種業市場,使得玉米種業競爭日趨激烈。中國玉米種業也在激烈的競爭中逐步成長壯大。
? 取得的主要成就
種質資源的引進、創新與利用。玉米傳入中國后,經過幾百年的種植,形成了眾多具有獨特適應性的地方品種,中國育種家以此為基礎,不斷改良創新,并從中選育出了黃早四、E28、丹340、昌7-2 等優良本土化自交系,這些本土化自交系(及其衍生系)至今仍在育種中發揮著重要作用。黃早四是中國玉米優良地方種質挖掘創新的經典代表,發展了中國利用率最高、應用范圍最廣、成效最大的雜種優勢類群。黃早四(及其衍生系)自 20 世紀 80 年代至今,已經組配出多個年推廣面積 1000 萬畝以上的雜交種,對中國玉米育種事業和玉米生產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同時,由于中國不是玉米起源地,為了豐富育種材料拓寬種質遺傳基礎,從外引雜交種中選育自交系成為通用做法,為玉米品種的更新換代做出重要貢獻,70 年代Mo17 的引進利用是典型例證。例如 5003、8112、7922、178、P138、丹599、齊319、沈137 等一大批從美國雜交種中選育的優良自交系,顯著提升了中國的育種水平。隨著中國加入 WTO 以來,歐美跨國公司陸續進入中國種業市場,加劇玉米種業競爭的同時,也為中國新一輪的種質引進及改良提供了契機,從而大大縮小與國外育種水平的差距。
高產優質雜交種的選育與推廣。隨著‘新單1號’的成功選育與利用,單交種迅速成為中國玉米雜種優勢利用的主要形式。在近50年的時間里,中國科學家利用選育的優良自交系先后育成‘中單2 號’‘、丹玉6 號’‘、丹玉13’‘、掖單13’‘、農大108’‘、鄭單958’等大面積推廣應用的雜交種,年推廣面積1000 萬畝以上的持續時間均在 5 年以上,有的則保持10 年以上,在不同歷史時期為中國玉米單產和總產的提高做出了突出貢獻。如‘中單2 號’持續推廣時間達20 年以上,表現高產抗病,最大種植面積超過 5000 萬畝。‘掖單2 號’、‘掖單13’等掖單系列玉米雜交種開啟了國內耐密品種選育的先河,種植密度可達每畝 5000 株以上,為玉米增產做出了卓越貢獻。目前在東華北和黃淮海區主栽品種‘鄭單958’已經推廣近 20 年,年種植面積仍維持在 4000 萬畝左右,在‘先玉335’等國外品種大舉進入國內市場的情況下支撐了玉米生產和民族種業的發展。
雜種優勢群劃分與雜優模式研究。為了更有針對性地指導玉米自交系的選育和雜交組合的組配,提高育種效率,中國科學家開展了雜種優勢群劃分和雜優模式創建方面的研究。運用配合力、遺傳距離分析并結合分子標記的方法較明確地將中國玉米種質分為旅大紅骨、塘四平頭、改良瑞德、改良蘭卡斯特及溫熱Ⅰ群等主要雜種優勢類群,相應地改良瑞德塘×四平頭、改良瑞德×旅大紅骨、蘭卡斯特×塘四平頭等成為中國玉米雜種優勢利用的主要模式。同時發現,不同時期、不同生態區雜種優勢利用模式的主次會有所變化。中國玉米雜種優勢利用的實踐以及一系列的研究結果證明,利用外來種質,是拓寬中國玉米種質的遺傳基礎和發掘雜種優勢新模式的重要途徑。近年來隨著種質資源的不斷引進改良,相信中國科學家會創新出新的雜種優勢類群及雜優利用模式,使得中國的育種水平躍上新的臺階。
現代育種技術的研發和應用正在推動玉米育種水平的升級和改造。目前,育種技術的升級改造在種業競爭中的作用愈發凸顯。近 30 年來,分子標記技術、雙單倍體技術、轉基因技術等逐漸進入玉米育種程序。中國雖然在這方面起步較晚,但經過不懈努力,已經接近或達到國際水平。中國農業大學的高油型單倍體誘導系,誘導率達 5%~16%,已經被國內 30 多家育種單位及金色農華、登海種業、奧瑞金、中種集團等國內大型種子企業利用,同時在單倍體誘導、加倍機理以及相關基因的克隆方面取得可喜進展。已經完成抗鱗翅目昆蟲、抗除草劑等基因的克隆改造,擁有自主知識產權,并且達到國家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的標準,預計會在未來的產業化應用中發揮重要作用。同時在重要農藝性狀的基因/QTL 定位,功能基因的克隆和利用方面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為開展分子標記選擇和全基因組選擇奠定了堅實基礎。中國農業大學與華中農業大學等單位合作克隆了控制玉米籽粒含油量的主效QTL-qHO1,挖掘了相應的等位基因?;谕诰虻男禄蚝烷_發的新標記,選育了含油量達到 8.8% 左右的高油新品種‘中農大5580’,并將油分含量等位基因導入當前推廣面積最大的品種‘鄭單958’中,籽粒含油量提高了 24.3%。中國農業大學在玉米抗病 QTL 的克隆和抗病機理的研究基礎上,與吉林省農科院合作,通過分子標記輔助的方法將 ZmWAK 基因成功導入到吉單系列雜交種中,顯著提高了玉米對絲黑穗病的抗性, 已在生產上推廣應用。利用分子標記分別將抗莖腐病主效和微效QTL 導入‘京24’中,抗病率分別提高 40%和 10%左右,同時導入抗病率提高 50%左右。
耕作制度、栽培技術的進步及植保農機的推廣極大保障了玉米的穩產增產。建國以來中國在玉米栽培技術、病蟲害防治、農業機械等方面的研究取得了長足進步,有力促進了良種的產量潛力發揮,玉米高產記錄不斷被打破。進入21 世紀以來,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城鄉一體化進程加快,勞動力成本不斷提高,以耐密抗逆和適宜機械化的玉米簡化高產栽培體系逐漸形成,秸稈還田、少免耕栽培、套種改直播、合理密植、機械化耕種收獲等技術逐漸推廣。中國農科院作物所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選用耐密高產品種,實施密植高產全程機械化栽培和水肥一體化技術,于2017 年創造了中國新的玉米高產記錄,畝產達到 1517.11 kg/畝。
? 面臨的主要問題 
單產壓力依然很大,商品品質問題亟待解決。近些年,國內國際玉米消費增長趨勢明顯。國內飼料工業是玉米消費的主渠道,畜產品消費的剛性增長導致飼料消費量穩定增加,同時淀粉、藥用、制劑等玉米加工業發展迅速,推廣使用燃料乙醇(主要是玉米為原料)作為國家戰略性舉措,已形成比較穩定的消費市場。以玉米進口大國日本和韓國為代表的中國周邊亞洲國家(地區)對玉米的需求快速增長,為中國玉米出口帶來契機。近兩年為了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玉米種植面積調減 5000 萬畝以上,這就更需要提高玉米單產,以保證總產的穩定增加,滿足國內、國際市場需求。同時由于優質專用品種的缺乏,以及越區種植、混合收儲、農藥殘留等多重原因造成中國玉米商品品質較差,國際競爭力不強。這給中國玉米產業提出了更大的挑戰,促使玉米產業在產前、產中和產后各個環節全面升級。
一些重要性狀的改良落后于生產需求,特別是轉基因玉米產業化嚴重滯后。中國玉米機械化水平雖然已經達到 75% 左右,但短期內還不能完全實現機收籽粒,這除了需要配套的機械、運輸、倉儲、烘干等條件建設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在玉米適于機收相關性狀的研究以及種質創新上還有相當差距,保證增產的同時達到機收籽粒水分要求的品種也十分難得,急需在耐密、抗倒、脫水速率等方面的研究及種質創新上取得突破。轉基因技術已經成為引領農業科技創新的重要方向,其擴大應用已勢不可擋,自 2010 年起中國開始進口轉基因玉米,但由于種種原因,中國的轉基因玉米研究和產業化亟待加強。
(作者系玉米聯盟專家委員會顧問、中國工程院院士。該文發表《農學學報2018、8》)
 
田冰川
拜耳收購孟山都   種業重塑新格局
拜耳收購孟山都,是在全球行業演進大背景下,內因與外因疊加作用下,世界種業格局發生的一次巨變,堪稱巨頭之間“硬實力的重組、跨領域的聚合、黑科技的革命、大平臺的再造”。奠定了未來一個時代全球種業態勢,反映了產業演進的內在邏輯,對我國種業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加快轉型升級既形成了戰略緊迫感,又提供了更新的經驗和更高的標桿。
1 四大關鍵詞凸顯種業全球化步伐
這是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波動、企業生命演進、資本投入變現三大周期三維疊加共振下的“自然突變”。
從全球農產品等大宗商品價格波動來看,全球主要農產品的真實價格在經歷了2001—2011 年的攀升,到達階段性高點后,自2011 年起已進入下降周期,并將延續到2025 年。這對農業產業鏈上各環節,包括種業構成了巨大的壓力。產業鏈后端的利潤空間被大幅壓縮,種業巨頭們必須要尋求轉變。
從企業生命演進周期來看,“起—承—轉—合”的階段論是很精妙的概括。不論是孟山都、先鋒還是其他種子企業,在起點開始逐步積累、成長,經過世代傳承,將趨勢的判斷、技術的顛覆、先機的把握、大膽的投入、持續的執行、艱難的堅持完美融合,終于在將近二十年的持續奮斗后確立起國際種業的霸主地位。隨著時光流轉、需求演變及供給迭代,即便是國際巨頭也必須“再出發”,打造足以顛覆上一代的新戰略、技術和產品,進而實現螺旋式上升。在此過程中,“合”是一個常見的選擇。
從資本投入變現周期來看,資本投入的終極目標是獲取回報,資本最善于抓周期,最主要看成長性。逆周期投入、順規律收獲是資本的特點。在孟山都的發展歷史中,資本投入就發揮了很大作用。孟山都擅用資本,不斷將科技創新、產業發展與現代金融協同,在行業內掀起過一股股并購浪潮,完成了一宗宗堪稱“史詩級”的大并購,推動了美國乃至全球種業由分散走向集中、革命性新技術快速推廣。在此過程中,資本也逐步由投入期走向回報期。
這是一次全球性、跨領域、深層次的“格局重構”。
由孟山都所發起的這場合并案,催生出一連串的種業“世紀大并購”,陶氏杜邦合并,中國化工收購先正達,以及巴斯夫針對剝離部分業務的“買買買”,而在中信農業攜手隆平高科收購陶氏巴西特定玉米種子業務之后,全球種業格局的迭代初現,這在兩年前難以想象。不僅僅是種業,合并的還包括農化業務和植物保護,或者說是種子業務與農化業務的全面組合。因此,這是一場力圖在農業投入品端構建整體競爭優勢的革命。
不僅僅是要素組合發生變革,品牌和運營模式都將發生重大變化。合并后拜耳的種子業務可能會形成德國和美國(圣路易斯)兩個總部,孟山都作為公司品牌不再使用,但是具體產品的品牌仍將供應;陶氏與杜邦合并后,為種子業務創造了一個新品牌;中國化工保留了先正達的品牌,體現對其價值的認可;中信農業與隆平高科為收購的巴西業務起了一個新名字:LPSementes e Biotecnologia Ltda,簡稱LP Sementes,寓“隆平種子”之意。
這是一次種企面向未來,推動技術迭代、集成與轉化的“聚焦壓強”。
科技革命是產業革命的先導。孟山都最初發起對先正達的并購,到最終與拜耳合并,很大程度上乃是基于戰略上對生命科學與數據科學之間轉變趨勢的重大判斷。數據科學已經成為未來生命科學迭代的核心。
其一,數據科學已成為育種的基礎。孟山都數十年來通過并購、合作等方式獲取的海量優良種質資源,分布在溫帶、亞熱帶、熱帶等廣袤分散的區域,這就需要進行數據整合,形成強大的中央數據庫,支撐育種平臺高效運轉;其二,數據科學已成為農戶整體解決方案的基礎。通過數據平臺將種子、植物保護、技術服務、氣象信息等整合起來,使得農民和企業同時享受價值增值;其三,數據科學已成為企業內部運行的基礎。不論是客戶關系管理、價格決策、供應鏈管理,還是更好地決策、更高效地開展業務或者更有效地服務客戶,都可以借助數據科學工具加以實現。據了解,孟山都近三年來通過這個工具,每年減少營業成本約五億美元。
通過合并,拜耳和孟山都要面向未來進行更強大的研發投入。拜耳的研發投入力度本來就很高。2017 年度的整體研發預算是48 億歐元,平均每天1315 萬歐元。拜耳承諾,合并之后,在前6 年的經營過程中,要投入160 億美元用于種子研發,也就是平均每年27 億美元。因此,拜耳與孟山都的合并,不是以縮減成本為目標,而是以在種業創新方面更多投入和更高產出為目標。
這是超大型巨頭企業之間構建產業聯合體、創新大平臺的“優勢競合”。
在全球范圍內,種業已經凸顯“強者更強”的格局,已經完成由分散向集中的飛躍。即便如此,一家巨頭也很難真正做到百分百“贏家通吃”。存在突出優勢,就一定會存在潛藏劣勢,可能是在區域布局、業務模式、產品組合、技術儲備或者管理運營,亦或者其他方面。面對龐大的、差異化巨大的全球市場,巨頭之間脫離不開競合關系。不僅僅是劍拔弩張的競爭,更需要優勢互補的聯合。在選擇單打獨斗,還是選擇聯合協作上,我們看到,經歷這一輪超大型并購重組,巨頭之間最終選擇了聯合協作,而且是從資本上比較徹底地聯合。
以拜耳和孟山都為例,拜耳是一家超大的全球化公司,擁有人體生命健康類產品業務、農化業務及小部分種子業務,此外還擁有動物保護業務,在歐洲的實力非常強;孟山都則有非常大的種子業務以及小部分農化業務,在美國更加強大。這兩家公司過去是在交叉重疊領域存在一定競爭,但是差異化優勢明顯,通過合并,雙方可集中各自優勢,彌補短處,實現更大更廣的產品組合,為用戶提供整合的解決方案,成為一個更加全球化的公司。
2 應強強聯合、打通鏈條
從并購案中可以看出,全球資源流動、企業聯合、格局迭代、技術演進是行業發展的大勢所趨,我國該如何應對?個人認為,答案就是四句話: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破除藩籬,迎頭趕上。
第一,在全球格局重構的形勢下,加快研發資源的流動與創新體系的升級。單點技術的突破、某個產品的升級,這是結果。要批量地產出好結果,關鍵在于持續深化種業領域創新資源配置的體制機制改革。在事業單位與企業機構之間的制度藩籬真正打通之前,需要在基礎性公益性研究與應用型商業化研究的兩類創新主體之間構建更加有效的、統籌協同的組織機制,有效解決創新鏈兩端“牛郎織女”的集成問題,完成種業企業成為創新主體的歷史性跨越。
第二,推動企業之間的聯合、企業與資本之間的結合,并構建承載要素流動集成的創新大平臺。我國種業產業化、市場化歷程短,企業尚處于成長階段,單一企業在資本規模、競爭實力、全球布局等方面與跨國巨頭存在代際差異。需要企業之間通過聯合實現優勢互補;需要科技創新、產業經濟與現代金融的深度融合,貫徹“科技為本,金融為用,打造產業航母”的發展理念;需要構建硬實力、大平臺。大力培育一批大而強的產業創新主體,同時營造法治市場環境,大幅度提升知識產權保護的標準和執法的力度,保障生命活力旺盛的中小企業發育生長,從而實現創新主體的多層次分布,以及每個層次的發展。
第三,抓住新一輪技術革命的浪潮,在生物工程的技術迭代與產業制高點方面下功夫。生命科學不斷向縱深發展,生命科學與數據科學、制造科學的結合越來越緊密,未來育種向智能化方面迭代,常規育種的內涵與外延正在發生深刻的變化。當今世界正在發生新的技術革命,跨國巨頭已經十分敏銳地向這個方向邁進。這就需要我們動員大企業、大機構、大資本的力量,打造大平臺、聯合體。
第四,推進開放式創新,大膽吸收全球的創新成果和研發資源。在更高水平的開放中,倒逼企業并購重組、接受全球競合的洗禮,更大力度、更深層次、更高水平地參加到全球創新要素的重組、研發資源的流動中,共建、共享、共創新可能,推動我國種業體制機制改革和創新體系重構,實現在新的歷史時期的產業升級。
第五,加強“中國深度、全球廣度”的產業戰略研究,支持產業科技創新研究機構的大發展。為深化科技創新與產業發展、創新鏈與產業鏈的進一步融合,我們需要發展大企業聯合組建的、凝聚產業需求的新型產業智庫、產業標準機構,這類機構應該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  
 
 

美國玉米發展歷史

美國玉米的發展可以分為四個時期,就是1930年以前的天然授粉時期,1930到1960年的雙交種時期,1960到1985年的單交種時期,及1985年以后時期的轉基因。每一個時期轉型之后,都可以有效促進產量的增加。種業的發展在天然授粉時期是每一家都可以生產,出售自己的天然授粉果穗種子。比較好的天然授粉群體包括1850年的瑞德,1860年的利民,1870年的藍卡斯特,1890年的明尼蘇達13,1900年的西北馬齒,及1910年的朗法羅硬粒型等。由于每一個人選拔的條件不相同,結果差異明顯。比如利民是錐型雙穗,瑞德黃馬齒是深凹陷大型深粒,特洛伊瑞德 (Troyer Reid) 是從瑞德選拔出來的籽粒比較平滑的黃馬齒玉米。玉米的平均產量在1930年代是每一英畝21普士耳。1920年,亨利,華來士 (Henry C. Wallace),被任命為農業部長。1921年,美國農業部大力推廣雜交玉米觀念,美國整個玉米帶開始進行自交系的選育。美國早期的雜交玉米,主要來自七大中心,包括三家私人企業 (先鋒,方克及迪卡) 及四家公立機構。雙交種玉米時期的推廣速度比較慢。主要原因是農民對雙交種的認識不足,以及雙交種種子生產比較困難。美國在1933年,只有0.1%的玉米種植面積使用雙交種玉米。大約是54,675公頃或135,000英畝。到1950年時,美國玉米帶99%的玉米地種植雜種玉米。早期的雙交種包括1931年的伊利諾雙交雜種384(AxHyxR4xWF9), 1933年金肯氏 (Merle Jenkins) 的IA939 (L289XI205)X(Os420XOs426), 1938年迪卡(DeKalb) 的DK404A,及1947年科林斯 (Perry Collins) 的先鋒 P349等。玉米的平均產量在1942年時達到每一英畝35普士耳。單交種推廣之后,美國玉米產量增加很多,1960年平均產量是每一英畝55普士耳,1970年平均產量是每一英畝72普士耳,1980年平均產量是每一英畝91普士耳。轉基因時期,產量增加的幅度更大,1990年平均產量是每一英畝119普士耳。2000年平均產量是每一英畝137普士耳。2009年平均產量是每一英畝163普士耳。最大產量是2008年的一英畝產量368普士耳。種植先鋒雜種31N30??梢娪衩拙哂泻艽蟮漠a量潛能。
說明: IMG_257
1862年5月20日, 林肯簽署農家法 (Homestead Act), 將美國西部及中西部未開發土地,免費贈送160英畝給每一個合格的聯邦士兵或美國人。條件是必需在那塊農地上面蓋房子及居住一年。加速美國土地開發及玉米種植的擴充。1862年7月6日,林肯簽署大學土地贈與法 (Land Grant CollegeAct)。所有大學使用的土地由政府免費贈送。條件是必需以教授農業及農業科研為主要教學目標。美國中西部大學的建立,包括印第安納,伊利諾,依阿華,明尼蘇達,密蘇里,內布拉斯加,及維斯康辛等,都是這項法律的受惠者。美國農業部試驗站的科研人員與大學保持緊密的聯系,以政府官員及大學教授職稱的雙重身份,負責服務,育種,教育,解決及推廣當地的農業。事實上美國農業部最早的病理試驗站之一是建立在方克兄弟種業的土地上??梢宰屨懊耖g保持最緊密的科研關系。最早的玉米自交系主要是來自政府或公立大學科研的成果。包括A619 (1961), A632 (1964,Henderson), B14 (1953, Sprague), B37 (1958, Sprague), B73 (1972, Russell), N28(1964,Compton, Lonnquist and Williams),MO17 ( 1964, Zuber), Oh43 (1949, Stringfield), W64A (1954, Neal) 及 Wf9 (1948) 等。最早的種業是方克,迪卡,先鋒及費斯德四家。 尤金,方克1922年成立方克兄弟種業FunkBrothers Seed Company, 1972年改名為Funk Seeds International, Inc., 公司部分合伙人離開,組建金色收獲(Golden Harvest)種業。1974年,Funk 由 Ciba-Geigy收購。金色收獲種業2004年被先進達 (Syngenta) 收購。亨利,華來士1926年成立雜交玉米公司 (Hi-Bred Corn Company)。1935年改名為先鋒雜種玉米公司(Pioneer Hi-Bred Seed Company)。1999年由杜邦化學收購。賴斯德,費斯特(Lester Pfister)1922年成立Pfister Hybrid Corn Company。湯馬斯,羅伯斯(Thomas Roberts, Sr.)1923年成立迪卡雜種玉米 (DeKalb Hybrid Corn)。1982年與Pfizer 合并為DeKalb-Pfizer Genetics,1998年由孟山都 (Monsanto) 收購。早期的私營種業認識到政府的積極參與是擴大玉米增產效果的重要因素。政府也認識到國家無法控制玉米育種,生產,加工,倉儲,運輸及銷售的產-運-銷每一個環節的細部計劃,操作及風險。必需放手讓私營種業公司在自由競爭的環境下獨立經營。才能發揮最大效益。因此美國玉米成功發展的最重要因素是政府與民間種業攜手合作的結果。1980年代,超過60年的種業有7家,50年的種業有43家,40年的種業有7家,25年的種業5家,合計64家實際從事雜交玉米育種的種業。 從1980年到2004年,美國33個私營種業共有908個自交系獲得專利或品種權保護(Mikel and Dudley,2006)。公立科研單位育成的可用自交系很少。自交系選育工作已經轉移到私營企業。美國種業的變化,從1930年代的3,500家,減少到1960年代的2,000家,到1995年的500家,到現在2010年的可能不足100家的改變。種業變化的趨勢是種業公司數量愈來愈少,但是種業公司的規模愈來愈大。美國農業投資的回報仍然超過20%一年。種業公司的投資規模,產品優勢及科技水平,決定該公司的兢爭能力。小型公司無法與大型公司兢爭,逐漸淘汰。少數幾家大型種業獨占美國玉米種業市場。依據美國1994年調查,美國共計有2,241名育種家, 農業部有529人,私營公司1,499人。玉米育種家有545位。其中512位 (94%) 服務于私人企業,33位(6%)服務于大學或農業部公營單位。私營種業以營利為目標。育種計劃明確,經費充足。以擴大市場占有率及賺錢為目的。因此80%私營玉米育種家以選育自交系為主, 其余20%育種家負責基礎育種研究,種質資源擴增及群體組建。國家投資在玉米育種的經費從1990年代開始減少。公營單位育種家已經不能從事正常玉米育種計劃。因此現在公營育種家的主要工作是教育及訓練未來的育種家。
 
上一條玉米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簡報最后一頁2018-04-20 10:04:00
下一條最后一頁
Copyright SDDHZY.com. All Rights Reserved.版權所有:山東登海種業股份有限公司魯ICP備05024492號技術支持:膠東在線